原创重庆大学博物馆被批造假数百件文物皆是赝品

作者:文化发表于2020-06-12

重庆大学博物馆在重庆大学90周年校庆前夕正式开馆,但该博物馆所展出但大量文物被质疑是赝品,有造假之嫌,从而引发了广泛的关注。

2019年10月7日,重庆大学博物馆正式开馆,据悉该博物馆的展厅建筑面积达1494平米,总投资605万元,当日开馆后举办了“大象有形——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”,共展出佛造像、玉器、青铜器等四百多件展品。这些文物展品主要来自曾经担任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、著名收藏家吴应骑教授的捐赠,而吴应骑教授的儿子吴文厦及儿媳妇先均供职于重庆大学博物馆,并且分别担任馆长和展览部主任。

10月14日,网络上热传一篇名为《重庆大学耗资六百七十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?》的文章,据悉此文章是一名看过展览,署名为“江上”的作者发表的,在文章内不仅质疑重庆大学博物馆内充斥着数百件赝品,并且还会这些展品进行了点评:

一、改装版版铜车马体量硕大,通体错银。在马的造型和车的制式上,完全模仿秦始皇陵铜车马中的一件,尽管型制有些别扭,做工颇感粗糙,细节也不怎么讲究;

二、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,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;

三、三彩挂蓝,价值连连,展出的一件(唐三彩女俑)大到没朋友的三彩肥婆不仅挂蓝,挂的还是现代才有洋蓝,比圆珠笔涂得还蓝。那张柿饼脸,那双斗鸡眼,也大大突破了唐代审美的下限;

四、这对汉代耍流氓俑(秘戏俑),我好像在三峡古玩城某家专卖假货的店里见过,原来是被吴教授买走了。这种彩绘俑,我们通常称之为“地摊货”,产地河南,硅胶模做的,模具太软,所以脸都变形了;

五、这堆玻璃制品,就实在是有点没谱了,因为他们彻底篡改了琉璃发展的历史,把透明玻璃的历史一口气向前推进了几千年。见过蜻蜓眼,见过这么狂拽酷炫吊炸天的蜻蜓眼吗?

文章中作者还表示:在整个参观的过程中,展厅内人迹寥寥,却总让人觉得有几双眼睛在背后盯着,眼神如同暗处射来的箭,气氛尴尬而又诡异。而这些仿制品不仅工艺粗糙,而且颠覆文物常识,不仅行家看了会直摇头,连普通参观者也会发现破绽。

此文已经发布立刻引起了外界广泛的关注,10月15日,重庆大学回应称:将对此事件进行核查。而重庆市文物局则表示:目前已经介入事件调查当中。

针对此事,吴应骑的女儿吴晓妮回应记者称:当时展品移交给学校之前已经过了校方的鉴定,目前父亲生病在住院,但已经知晓此事,所有信息都将以重庆大学调查结论为准。

据悉,这篇文章的作者“江上”是一名已经退休的老人,平常的爱好就是收藏,对记者表示:就我所看到的展品,应该都不是真品,破绽太明显了,对自己所有说过的话负责。

曾供职于国内知名博物馆的权威文物专家对此事件表示称:从公布的展品图片来看,可以用“荒唐”二字作为评价,大学是学术机构,收藏并展示大量赝品,就是对赝品的背书,就重庆大学博物馆这样的展品,这就不是争议了,而是假得离谱。

有媒体表示:在中国收藏界,早就有一群人被称为“国宝帮”,意指那些囤积了大量赝品的民间收藏者,或者说就是一批用了很少的钱,捡漏买了一大批自认为国宝的人。“国宝帮”与传统的民间收藏家不同,他们往往不具备收藏的知识,而是希望通过收藏和建立非国有博物馆,获取经济和政治利益,最后经过一些所谓的专家或者机构的背书,这些赝品也就成了“真古董”。

广大网友对此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“赝品是假,馆长职位可是真的哦”“各取所需而已”“明显的学术腐败,利益输送”“如果是真的,吴教授400多件真文物从何而来?价值几何?”“重庆大学确实厉害,三个重点实验室,排名全国倒数前四,两个被整改,第四轮学科评估,一个A和A+都没有,现在又弄了一个假货博物馆,丢人,真丢人。”

重庆大学 赝品 吴应骑 展品 吴教授